我有次下夜班,在公交车上给一个抱小孩的妇女让座

网络整理

|

2021-12-11 14:17:37

有一次我下夜班,在公共汽车上给一个抱着孩子的女人让座。在我的记忆中真的很新鲜。反正夜班后坐公交车,基本上都是跑到最后一排的窄位坐好,所以那些老弱病残。病人和残疾人将无法进入......

那是夏天。那时,我还是一个上 12 小时夜班的年轻人。下班后,我昏昏沉沉。我上了公共汽车。巴士是起点。我找了个地方坐下。足足折腾了将近两个小时,才一个多小时才到家。我直接靠在座位上打瞌睡。

过了一会儿,上班的人多了起来,车子一下子就坐满了。我听到了孩子的哭声。声音很大,就在我旁边。我睁开眼睛,看到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。女人手里拎着一个大背包和两个小包。她的怀里还抱着一个一岁大的孩子。孩子在她怀里捣乱。她一直在哄孩子,一只手握着座椅的把手。,焦急地环顾四周。但周边人山人海,天气炎热,车内也没有空调。所有人都昏昏欲睡,没有人让座。

我叹了口气公交车该不该让座,看着身边的风景。估计只坐了十分钟。我坐在双人座上,外面坐着一位头发花白的叔叔。我站起来对女人说,里面有一个地方,你进来坐下。

我走出去的时候,她示意舅舅搬进去。舅舅摇头说他马上就要下车了,以后想不通了。女人费了好大劲才搬进去。把包放在脚下,怀里抱着孩子,看起来很累,从头到尾都没有转过头来对让座的我说声谢谢。

听说叔叔说他马上下车,我没有走,而是站在叔叔身边,想着他马上下车,我就可以坐了。

停了四五站,十分钟后,我已经打了个哈欠,又累又困,眼睛有些迷糊。终于,看着大叔慢慢的站起来,我才放心,可以坐下睡一个多小时了。

舅舅起身艰难地从我身边挤了过去。我屁股一歪,正要坐下,却见少妇连忙将怀里的孩子抱到旁边的空位子上,然后用手挡住了我,说到这里。有人坐下,我惊呆了。

她欠着上半身,一手托着孩子,看了看背影,大声呼唤着,大概是有人的名字。

片刻之后,一个衬衫敞开,脖子上挂着金链子,手臂上有纹身的矮个子,从背后挤了出来公交车该不该让座,满头大汗,一个衬衫空空如也,什么都没有的矮个子男人。

我愣住了,还挡在了座位的一边。那个女人立刻瞪了我一眼,说你怎么了。你为什么不快点摆脱它?她为什么要阻止别人坐?

男人看着我,漫不经心地拉开我的胳膊,在年轻女人愉悦的微笑中坐了下来。

我忍不住瞪了女人一眼,女人笑眯眯的对男人耳语,连看我一眼都没有。

就这样,我已经站了一个多小时了。真的很累,很困,很热,下车的时候眼睛都黑了……

从此,痛定思痛,上夜班时,特意找了最后一排的最里一排,蜷缩在里面睡觉。最后一排的空间很小,老弱病残都挤不进去……

因为在我年轻的时候,我不能在累了的时候就无原则地对老弱病残。

唉,这该死的社会逼着我1.8米多高,我只好挤在最后一排,让身体和内心平静一下……我惹不起你,我总能躲起来…… …………

特别声明:本文为宛西生活网作者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作者观点。宛西生活网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
相关推荐

关于我们 | 权利声明 | 联系我们

粤ICP备17163166号-1